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兰州 > 兰州市 正文

【关注车站出租车乱象】拼车宰客丑行 抹黑兰州“窗口”形象

来源: 每日甘肃网-兰州晨报  作者: 张鹏翔 马成斌   2015-11-04 11:24  编辑: 杨晨雨


拼车宰客丑行 抹黑兰州“窗口”形象

兰州西客站前等待拉客的出租车。

  作为一名外地游客,一座城市的车站、码头便是他对这座城市的第一印象,而乘客搭乘的出租车和出租车司机,也无形中成了一座城市文明程度的代言人。

  兰州是“一带一路”的重要节点城市,随着兰州西客站的建设及高铁的开通,兰州这座城市已经和一线城市紧密接轨。然而作为城市窗口的车站服务和管理水平却停滞不前,其中出租车揽客宰客乱象多年来一直存在。当乘客从高大上的高铁下车出站,迎接他的却是高声喊叫的出租车司机和出租车各种议价宰客的乱象。巨大的心理反差让外地乘客对兰州难说喜欢……

  地点:兰州火车站

   不拉短程人只宰“长途”客

  【反映】

  “刚出火车站就能看到有不少司机在拉客。想着乘坐出租车会好些,可是出租车司机一听到南关什字不拉,还劝我到路边乘车。”西安来兰的刘先生向记者反映,上周他从兰州火车站下车后就遭遇了这样的事情。在等待了多名司机的问询后,终于有一名出租车司机愿意拉他,但是车上已经有一名乘客,需要拼车,而且不打表,收费20元。“平时10元就到了,这太不合理了,但我实在等不到其他出租车了。”刘先生希望有关部门能治理兰州火车站的这种乱象。

  【体验】

  一

  “西客站、西固!”“安宁、机场!”…… 10月26日上午10时许,记者跟随出站的乘客一起走出兰州火车站西出口,就被各种揽客声包围。 6名出租车司机先后得知记者去西关后,都表示不拉。这时,一辆南巡出租车公司车号为甘A·84908的红色出租车驶进了站前广场停了下来,记者上前主动询问是否去西关什字,结果司机还是建议记者到广场外乘车,并表示他是交了停车费的,要比其他出租车收费高。记者同意乘坐后,司机称去西关什字的价格是30元。路上,记者发现司机并未选择去西关什字就近的火车站西路,而是通过平凉路经广场东口通过庆阳路行驶。车辆到达汽车东站时,司机招呼路边行人上车,但一路并未拉上一个拼客的人。车辆到达西关什字兰大二院门口后,司机称没有发票,向记者提供了旧发票。记者注意到,甘A·84908红色出租车此前就有拼客宰客行为。记者在今年2月5日暗访时,就是该车司机在兰州西客站宰客,从西客站到白银路收取记者50元。

  二

  10月27日上午10时许,记者再次来到火车站。一眼望去,火车站西出口的马路沿线停有多辆出租车。一些出租车司机毫不理会全路段禁停的标识,纷纷将车停靠在马路边“抢人”。

  “汽车南站,人拉够就开车。”一辆车牌号为甘A·81740金田车行的出租车司机一边吆喝,一边将两名刚出站台的乘客拉到自己车上,随后该司机又拉了一位乘客,凑足3个人后方才驾车驶离。几乎同一时间,一辆麒麟车行甘A·84875的出租车司机更是明码标价称:“一个人15元,坐满就走!”……

  记者暗访发现,火车站站前停车场内也盘踞着不少“钓大鱼”的出租车,这些司机盯的多是行李较多的外地乘客,对疑似本地乘客的出站人员拒载。“飞机场走吗?一个人100元就走。”一辆德祥车行甘A·80930的出租车司机将车停在火车站停车场的行车通道上拉人,此时,该车的副驾驶座位上已经坐着一名乘客。暗访中记者发现,出租车按人头收费现象普遍。

  地点:兰州西客站

   拼车论人头宰你没商量

  【反映】

  10月19日晚9时许,外地旅客陈女士乘坐列车从西宁抵达兰州西客站,陈女士背着行李出站来到站口。“因地形不熟,本来预订了亚欧大酒店,但不知道路该怎么走,连续问了3个出租车司机,都表示不去。”陈女士反映,当时天色已晚,自己又背着沉甸甸的行李,只好一个接一个地询问停靠在出租车道上的出租车司机。“大约十分钟后一位‘的哥’出现,称他可以拉我到亚欧大酒店,但要求付费50元。”陈女士告诉记者,当时该“的哥”的车上已经坐着两名乘客,陈女士只好同意了对方的要求。“事后才知道,出租车从西客站到亚欧大酒店打表计价最多不到20元。”陈女士气愤地表示,这种宰客出租车出现在新建成的兰州西客站,为什么没人管?

  【体验】

  一

  10月25日晚9时10分,随着乌鲁木齐南开往兰州西的D2704次动车准时到站,大量人流从西客站出站口涌出,在西客站东侧的出租车通行道上,揽客的出租车司机将车辆依次停放,不断地呼喊招呼着出站的乘客。

  记者表示要去南关后,先后有8名出租车司机表示不愿意去。在原地逗留了十来分钟,一名刚将乘客行李放上出租车后备箱的司机主动过来询问,“南关什字顺路,赶紧上车,还能坐两个人,一个人30元。”该司机边说边将记者一行两人招呼上车。记者注意到,此时该车的副驾驶室和后排已经各坐了一名乘客。当记者询问该司机为何不打开计价器,而是要按照人头收费时,该司机的解释简单明了:“我的车是跑火车站专线的,车站的出租车都是这样的,不打计价器,按照人头收费。”随后,记者通过和车上另外乘客的聊天中得知,他们到火车站每人向司机支付了30元打车费。

  到站后,记者索要车票,司机称没有。记者发现该车车身标注着奔马车行的字样。

  二

  10月26日晚9时许,记者继续来到西客站暗访,发现之前停靠在西客站出租车通道上的出租车不见了踪影,西客站出租车通道内只剩一些卸客的出租车。原来一些身着便衣戴着胸牌的工作人员正在疏导进入西客站的出租车。不仅如此,便衣稽查人员将停放在西客站站前广场的出租车也予以清退。

  10月27日中午12时许,记者再次来到西客站,发现西客站出租车通道上又出现了三三两两的出租车,一些司机下车吆喝拉人。不一会儿,一辆运政稽查车驶入通道,所有停靠拉客的出租车顷刻间如鸟兽散。

  文/图本报首席记者 张鹏翔 记者 马成斌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